当前位置:主页 > 欢笑大家谈心水网址 >

看不见的客人 豆瓣(影片片名为什么叫《看不见的客人》。到底谁是

发布时间:2022-08-10   浏览次数:

  友情提醒,本文高度剧透,欢迎大家关注并收藏此文,在看完电影后再来回看这篇赏析

  该西班牙影片于今年1月国外上映,有关影片的信息推荐大家前往时光网,以及百度查询了解,这里我就从一个观众的角度和大家一起分享这个「看不见的客人」在哪里?

  男主,我们姑且称其为D先生,这一脸惺忪加上正义的面相,“毋庸置疑”,这是受害者画像,然而……

  女主,我们姑且称其为G女士,这一脸庄重严肃,“毋庸置疑”,这是正直的律师画像,然而……

  女主,我们姑且称其为V女士,这一脸无奈加上些许的紧张,“毋庸置疑”,这是同谋者画像,然而……

  男主,我们姑且称其为G先生,这一脸和蔼慈祥加上矫健有力的面相,“毋庸置疑”,这是援助者的画像,然而……

  V女士利用受害者的钱包,通过自己丈夫B先生的银行转账工具,伪造了受害者“盗取”自己所供职银行(也即B先生所在银行,太巧合了,不是吗?)的钱。为了安排这样一个转折,在前情介绍B先生的时候,就给了他的银行转账工具一个特写——

  真相往往伴随着「凶相」,当丧子之痛和爱妻病重的折磨摧残着这位可怜的父亲的时候,G先生走上了艰辛的真相探求之旅,这其中有谎言,有决绝,从他的视角,我们又看到了故事的不同的一面。

  影片精彩之处就在于当我们以为“哦,事情是这样啊”的时候,又扔过来一个深水炸弹,比如——

  新的故事线就此展开,随着D先生对事发细节描述的越细致,对他不利的证据也将会暴露的更多。或者……他说的仍然是谎言,毕竟这个人已经在剧中显得越来越不可行、沉不住脚了,不是吗?所以,自然会有一个角色来协助导演编剧向观众传达意思——

  在这一段,我们会发现,“哦,原来G先生真的因恶生恶了”,事实又的确是否如此呢?

  影片到这里就可以了?几段真相与谎言的穿插?合乎情理的案件推演?NONONO,远远不够

  D先生在不坦露自己的穷凶极恶之前,影片是不会达到高潮的。所以当到这里,D先生明知受害人未死亡,却依然“受形势所迫”将这个年轻人所在的车子沉入水底的时候,观众会自然而然跟随BGM,和G女士一起愤怒起来。

  一句「或许」+「如果」,把剧情推向了有一个可能的真相!一个真正揭露D先生有多邪恶的真相。

  是不是有点晕啦?这时候已经发现G女士作为一个律师是很称职的了,但是不再来点儿杀手锏,导演编剧似乎觉得还不够味儿——

  这里,G女士揭露了G先生的存在,揭露了他所做的一切,为的是什么?因为刚才的前一转里所有的“真相”描述都是G女士的口吻,只要D先生一口否认,在尚无证据的前提条件下,是不能板上钉钉的。所以G女士这样给了一个饵,再次从心理上诱导D先生去自我揣摩,还不忘加上一鞭——

  是不是都不敢相信了?!怎么这还能有假呀?到底什么才是真的呀?对呀,就像我一开始说的,这可能不是一部烧脑剧(因为一开始就没有让观众产生怀疑),但却很曲折离奇(过程和结局像流星一样直接砸向心坎)。一切只为了这三个字——

  「以为」这个词用得好,一般作为口头禅,用惯了的词儿在编剧这里往往更有深意。这里的「以为」很容易让我想到那个很绕口的书名,《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第一次接触是师弟买了这本书@Lin)。所以正因为对这个习以为常的口头禅未加在意,才错过了一次怀疑的机会,怀疑早到的理由,怀疑信息不互通的情况下被掉包的可能性。

  这里的构图很巧妙,我们先不论屋内的摆设的确很商务风,是一个成功的企业人应有的室内装饰设计,仅从这里画面的正中央——「倒数第二层楼的右数第二扇窗户」,这个在后面成为第N个转折点。此外这句强硬的「我需要所有细节」,好比一场战役的战鼓,敲响了G女士的宣战,FLAG就此立住了!

  其实偷梁换柱的情节设计在很多剧情里会被用到,不过其他地方往往是观众知情的,而这里……需要蒙蔽的恰恰就是观众。[在此推荐我最喜欢的罪案类美剧《White Collar(猫鼠游戏)》,看Neal如何上演各种偷梁换柱]细节四

  V女士刚说车祸原因是撞上了鹿,而现在又说是从鹿身上沾了血,其实从她的角度完全没错,只是这个鹿需要替换为G夫妇的儿子。但在G先生这个角度看来,不免疑惑——撞到了,然后在车里的人是怎么碰到了鹿血的?难道这个“开书店”的弱女子不是与鹿擦肩而过,而是撞死了鹿,并搬运了鹿,才沾染上?然而往往,这样的心理活动,在普通的现实生活里只是一瞬,若非足够的疑点(譬如发生了一系列巧合后G先生回忆起这个细节的怀疑)是不会当场就反复推敲的。

  经常驾驶的人应该会知道,作为驾驶员,后视镜以及座椅的调整一般是固定的,毕竟要符合自己的身高和视野习惯,而在这里,明明是自己的车,上车驶离的时候还需要重新调整后视镜以及座椅位置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车非本人的,或者前一次的驾驶非本人。所以也难怪G先生在看到这一幕后,会露出很诧异的表情——细节六

  在这里,G女士接听完F律师的电线秒的停顿时间在操作手机,那么问题来了,这段没有对白只有动作的3秒戏份,说明了什么?在后文会揭晓——

  G女士用3秒的时间操作关闭了D先生的手机,避免F律师在中途来干扰她对真相的盘问。当然这也从侧面反映了G女士的临场应变,也解答了在转述F律师的话给D先生时候的违和——明明应该是需要全情消息汇报,何以转述成了万事皆安。

  在影片中,G先生与D先生的第一次交锋是出现在D先生的一个晚宴上,G先生以记者身份前往。为了探明真相,G先生设计拿到了D先生的打火机,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对自己猜测的信任——

  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打火机,相对应的,在前情处亦有过这个打火机的特写,是以G先生的视角拍摄的——细节八

  我们都知道特写总是预示着什么。这里的一处细节自然不容放过,只是放下了钢笔,何以要有一幕特写?后文会揭晓答案——

  所有的细节都是为影片服务的,都是为罪案的揭晓服务的,正如G女士对D先生的那句回答:

  谁才是这个看不见的客人?D先生口中的罪犯?G女士?对此我是这么理解的:看不见的客人可能是多重含义,既指其中一个,亦可能是全部——

  剧中其实有很多「口述中的人物」,这个不存在的证人就是其一,虽然“他”在故事情节中贯穿始终,甚至让D先生怀疑到确有其人,对号入座,但其实,越是虚虚实实的人物,越有可能是不存在的。G女士抓住了这个心理漏洞,完美的构筑了这个「看不见的客人」。

  在D先生的描述里,这个他能想到的「突然出现的证人」就是车祸发生后,路上偶遇的这个过客。

  在D先生的描述里,罪案发生的前提是有个勒索犯安排了谋害V女士的场所,这个离家300公里的地方,不过勒索犯是谁?是上述的目击者?还是谁?其实影片从头到尾都没有明确揭露这个罪犯的身份,即便D先生在被G女士的案件推理误导后,谎言出的“真相”——

  G女士对于消息的来源说的很隐晦,从这里我们可以发现,对于谎言来说,往往有这样一个共同的主角,那就是「SOMEONE」。这让我想起了英剧《神探夏洛克》S04E02中罪犯想要谋杀的一个人,即「ANYONE」。

  这么一看,再加上我们熟知了故事结局,会恍然大悟“哦,原来真的很像”,可在剧中的时候,为何一点儿没有自觉,一点不曾怀疑G女士的双重身份?所以,虽然在句末,真正的G律师出场了,但是在此给G女士一个「看不见的律师」桂冠,是合乎情理的。

  其实同样的手法,在英剧《神探夏洛克》的S04中亦是表现的淋漓尽致,Sherlock的妹妹Eurus在同一集中先后扮演了3个角色,每次出场都未意识到是同一个人——

  的确,无论是从资料的搜集、化妆术、话术、案件设计等等方面,D先生都是被G女士牵着鼻子走的。

  这里表面上是让D先生以为为了帮助他脱罪而获取的必要信息,然而事实上,是为了定罪在获取必要信息。

  最后在得知自己儿子的死亡真相的时候,真情流露,在这样的环境下,能够双关的本色演出,即从一个律师的角度表达了对D先生的评判,亦从一个母亲的角度强烈地表达了愤慨——

  同样,D先生的谎言也是包裹的里外三层,而影片在每个“谎言”之处用很奇妙的手法标记了下——一头鹿

  整部影片可以说是一个真相,多种谎言堆砌而成,此外,相信我,即便剧透了这么多内容,我还只是从一个简单的切入口剖析了下,更多的细节和真相等待挖掘,影片最后的5分钟,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